中国泡桐

2018-03-23 21:39

中国泡桐

——任崇喜

在那个春天到来之前

一个中年人,肩扛一棵泡桐

走进中原大地,走进兰考

走进泡桐做伴的相片里

走进阳光跌宕的季节

风沙肆虐的记忆

他说

要栽上一个春天

满目的风沙盐碱地

种植是一种艰难 

包括

绿色的树和执著的信念

但信念一旦扎根

再荒芜的土地

也会长出一片绿阴

冷风里穿过,暴沙里滚过

泡桐深深地向下扎根

繁衍着生命的神奇

而他的日子短暂

一年零三个月

经典的物证

是一把穿洞的藤椅

是眉宇间一串串淌落的汗滴

他微笑着

一如多年后

我们看那帧已熟悉的相片

他相信

泡桐发达的根系旺盛的生命力

种下一棵泡桐

就是种下他自己

直至一束青青麦穗

伴他在满是桐花的土地长眠

一个共产党员的名字

成为兰考

一个代名词,一句豪言壮语

如今的兰考满目是泡桐

阳光在枝叶间跳跃

翠绿而富有生机

满眼是桐花,芬芳扑鼻

每一个来过这里的人

总是喜欢说一声

老焦好啊

亲切得就像说炕头的兄弟

一个人以经年的姿势

活在相片里

那姿势是中国式的

一个人同一棵树紧密相连

仰望它

是仰望一个人

一种信仰一种高度

仰望一个聚结力量的群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