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

2018-03-23 21:39

  成都

  ——王敏

  《成都》火了,赵雷火了,火了有一段时间了!而我,直到今天才有时间“整理”这团火。每一首民谣、每一座城市都有一个故事。赵雷在成都,有川妹子挽着他的衣袖,那一定是有故事的。这故事娓娓道来,像缕缕清风,像绵绵雨丝,成都悠闲、惬意甚至是慵懒的慢生活,碰触到记忆的柔软处,让人心头浮想千万种模样——那是一席华贵的旗袍,也是一份久违的恬静;那是一种婉约的风情,也有一股馥郁的芬芳;像流淌如泻的沧桑,也如萦绕耳畔的吟唱,很自然的,我就喜欢上了《成都》。

  多年前,在成都有过一次短暂的停留,对武侯祠、杜甫草堂、九眼桥、盖碗茶、花枝招展的美女都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多年后的今天,《成都》这首歌,成为近来唯一能完整记住歌词的最爱,玉林路、小酒馆,虽然都不曾熟悉,但对于成都的记忆,是一个游子对于家乡的记忆。少小离家今未归,转瞬即过二十载;青春已然挥霍,不觉人到中年。既有“不肯过江东”的无奈,也有“近乡情更怯”的不安。虽然也加入了小学、初中同学微信群,但很少说话,也不抢红包,只偶而冒个泡泡。虽然同学们都很热情,但因为长期失联的陌生感仍使交流略显尴尬,群里时常发些怀旧的老照片,也捎带当下聚会的小视频,新旧对照,很多人已经不能对号入座了,但曾经的青春年少,曾经的壮志满怀,曾经的恩怨情仇,都像放电影一样,一幕幕徐徐拉开,有欢笑也有遗憾,有感动更有怀念!

  春节后,父母回了一趟四川,老屋门前流连忘返,老友见面把盏甚欢,开始打电话、发微信说老家种种的好——吃得巴适、耍得安逸、买得相因,天气也好空气也好,这也舒服那也方便,要在城里买楼房,看到父母第一次进入这种随性的退休状态,真的感到很欣慰。操劳了一辈子、辛苦了一辈子,是该歇歇了。这几天又到“新马泰”旅游,舍不得打电话,太贵,频频发微信,看到他们在异国他乡像小孩一样喜逐颜开的表情,点赞的同时,有一种温热的液体已悄悄打湿了眼眶——世界如此之大,生活如此美好,而更美好的生活,每一年都值得期待,唯愿父母想去的地方都能去看看,想在哪里生活,就在哪里住一段时间。

  但是,说到在四川买房,还是令我有些许的不安——买房意味着定居,至少是半定居。父亲身体尚好,母亲的状态却时常需要观察、定期需要体检,长期不在身边,怎能叫人放心?目前,落实总目标,打好组合拳,正是紧要关头,就在重要阶段,大家都已热血沸腾,都在夜以继日地殷殷奉献,哪好意思以小家之事去让大家为难,讲政治、顾大局,我想更应该体现在关键时刻、非常节点,唯有这样,才是对党性、人性的特殊考验。

  我又想到了成都的小茶馆,打打牌、下下棋,摆摆龙门阵、看看川剧变脸,品茶论道不紧不慢,一坐就是大半天。人生,有时可能更需要沉淀,以一种轻慢的节奏,让紧锁的眉头舒展。这样的生活,对于父母来说是再好不过了。他们的阅历、他们的艰辛,已然可以慢慢消化、慢慢沉淀。而对于我辈,却任重道远,在路上,负重前行的同时,如果能边走边哼唱一曲轻柔的《成都》,任兵来将挡,任水来土掩,偶尔再相约一下小酒馆,几个气味相投的朋友喝几盅小酒,菜式不必矫情,天南海北畅谈,享受微醺的感觉,而意犹未尽,也不失为一种人生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