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花赞

2018-03-23 21:39

  我想,若是她们再坚强一些,是否也会和花园里的那些花朵一样把根留住,即便一岁一枯荣,至少冬眠以后不是长眠,在万物复苏的时候醒来,记忆还在,梦还在!

  ——喀纳斯小猫

  在金都酒店旁,有座安静的花园,每到夏季那里总盛开着一大片草花。因为离市区较远,来这座公园休憩的人们并不多,即使百花争艳,也静谧悠然!那些美丽的草花像是在烈日下欢聚,个个在微风中翩翩起舞。我用手遮挡太阳,疾步穿过花园的幽径直奔中间的凉亭。一踏上凉亭的阶梯立马凉爽下来,像是突然有人为你撑起一把大伞,送上了最贴心的庇护。于是,我美滋滋地坐在石凳上观赏阳光下这场别样的盛会。我所知道的花名甚少,常常对不上号。其实,名字不过是一个代码,可我由衷地钦佩那些一看到各式花草植物马上就能叫得出学名的人。我记住花朵的方式是靠颜色和姿态。一直以为那片草花里开着紫色长穗状花朵的是薰衣草,可她只有薰衣草迷人的紫色,却没有她的灵魂——那股奇异的香气,但这并不妨碍她的美丽。在没有薰衣草的阿勒泰,我对她格外倾心,万花丛中总觉得她的颜色和姿态最为夺目,她是我眼里这场盛会的佼佼者。草花开得绚烂尽兴,即使败了也同样倏然干脆。一阵秋风就会让她们花容失色,又一阵秋风满地干枯的花瓣就要零落成泥。此时再看这座花园,原来是一片“草原”啊——随风摇曳的是半身高的草,那么细的腰身,枯黄中夹杂着恋恋不舍的点点绿色呢!当雪花飘下时,这里就只剩下孤零零的凉亭。还好,这些草花虽然脆弱,也只是随着季节的变化休养生息,来年春天她们仍在那里繁盛茂密着。市区里,马路两旁的花坛每年都会种满草花,单位门口的阶梯上也会摆满花盆,还有广场上也用这各色的盆栽草花装饰,她们开得那样绚丽,直到秋风卷起枯叶。来年呢?我以为她们至少会不小心吐露新绿开出花朵,可她们一次也没有留下重生的痕迹。她们只有一个夏季的生命,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从未来过这个世界。她们的根呢?她们的种子呢?她们的爱恨情仇难道只需要一个季节就能转世,我总会莫名其妙地想到“草菅人命”这个词——那个典故里的草儿,也许和这草花的命运是相似的吧!那么卑微,卑微到没有人在乎她的去向。我想,若是她们再坚强一些,是否也会和花园里的那些花朵一样把根留住,即便一岁一枯荣,至少冬眠以后不是长眠,在万物复苏的时候醒来,记忆还在,梦还在!